偉大思想家如何解決你的煩惱

斯多噶學派

當別人遭遇不順,例如遺失鑰匙、工作受辱、求愛遭拒或丟臉蒙羞,我們也許會叫他們要「斯多噶一點」或「哲學一點」,這如同在向斯多噶學派致意。綜觀所有哲學思想,也許依然就屬斯多噶主義最直接有助我們面對不安與驚恐。他們的著作淺顯易懂,相當撫慰人心,是難眠夜晚的理想讀物,有助減少午夜夢迴的恐懼害怕與鑽牛角尖。尤其有助面對四大難題:

◎焦慮
許多壞事隨時可能發生。一般人的安慰方法是認為自己終究不會有事:令人尷尬的電子郵件不會被發現,醜聞不會爆發,銷售成績會上揚……然而斯多噶學派反對這種安慰策略,原因是他們認為焦慮源自一道鴻溝:一邊是我們害怕可能發生的事情,一邊是我們希望可以發生的事情。鴻溝愈大,心情愈忐忑不安。

為了重新冷靜下來,我們需要剷除所有希望,滴水不漏,善用智慧。斯多噶學派認為,與其拿美好想像安慰自己,不如勇於面對最壞結果,進而全然安於其中。我們該直接面對恐懼,想像惡夢成真的結果,進而得到關鍵的領悟:我們應付得了。即使我們會鋃鐺入獄,散盡家產,顏面盡失,所愛的人紛紛離去,業績數字奇慘無比—依然應付得了。我們通常緊閉眼睛,不敢正視可能的下場,所以被恐懼緊緊掐住。可是塞內卡說:「為求減少擔憂,你得假定所恐懼的必將成真。」

◎憤怒
我們都會生氣,尤其是生伴侶的氣,生小孩的氣,生政客的氣。結果氣急敗壞,傷害他人。斯多噶學派覺得憤怒是一種危險的沉溺,更是一種愚昧,理由在於所有憤怒源自一件事:對存在的錯誤認知。憤怒是天真的惡果。
在斯多噶學派的分析裡,憤怒源自希望與現實的劇烈衝突。我們不會每次碰到壞事都大聲咆哮,只會為意料之外的壞事光火。為了心平氣和,我們務必學著大幅降低對人生的期望。所愛的人當然會讓我們失望,同事理應會搞砸事情,朋友必然會矇騙我們……這些都屬意料之中,沒什麼好意外的。如果我們信奉斯多噶主義,可能為此難過,但絕不為此生氣。

智者該設法讓外在事物無法突然擾亂內在平靜,預先想過所有悲劇。塞內卡問:「何須為一時際遇哭泣?整個人生本就使人淚流。」

◎妄想
我們很容易自認特別倒楣,責怪自己,埋怨別人,變得憤世嫉俗。
斯多噶學派希望我們另做他想:這或許不是我們的錯,也不是任何別人的錯。
……
如果我們預先有這種認知,則能對成功泰然處之,對失敗淡然處之。無論怎麼看,我們不配領受大多數好事。因此,智者永遠不該相信命運的禮物:舉凡名聲、金錢、權力、愛情或健康皆非自己所有。即使我們得到這些禮物,也要時時戒慎恐懼,切莫看得太重。

◎陷於自身觀點
我們天生容易把自己看得太重,把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放得很大,所以有時變得緊張驚慌,罵東罵西,甚至亂摔東西。為了長保沉著,我們務必時常跳脫自己的觀點,別陷入一個常見的麻煩幻覺:以為自己這個人很重要,以為自己怎麼做很重要。

斯多噶學派如同熱中的天文學家,推薦所有探究哲學的人思索宇宙之妙。傍晚出門散步,抬頭看一看天上星斗:在漸暗的天際,你會看到金星與木星閃閃發光。夜幕愈來愈低垂,你看到其他星星,例如畢宿五、仙女座與白羊座,由此想到太陽系與銀河,擴及無邊無際的宇宙。斯多噶學派推崇當中的鎮靜作用。與宇宙相較,人如同滄海一粟,種種難題、失望或盼望其實不足為道。

我們經歷的遭遇,我們所做的事情,從宇宙的角度來看不啻過眼雲煙—而這是一種幸福。

 

書名:人生問題的有益答案:偉大思想家如何解決你的煩惱

作者: The School of Life
譯者: 林力敏
編者: 艾倫‧狄波頓/主編
出版社:先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