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 大象是唯一不會跳躍的哺乳動物

你說是大象跳起來會地震 嗯,想想有道理…… 一頭非洲雄性大象 長到十五歲左右的時候 體重能達到七至八噸 即一萬四kg至一萬六kg,啊啊啊啊啊! 但是……事實並不是……這樣的   科學的解釋是: 大像腳上的骨頭和其他哺乳動物一樣多 但骨骼之間的空隙更小 與其他哺乳動物相比 大象的腳靈活性較差 缺少跳離地面所需的彈性結構 因此,大象雖然能走得比人還快 但它不能跑也不能跳! 關注我們粉絲團 隨時獲取你不知道的事 書邊閒事粉絲專頁 每天都有你不知道的事 Advertisements

親愛的,請耐心等待我們的靈魂相認

嗨,你好。我們還沒有相遇,可是我知道,你是存在的。那是我比誰都要堅持相信的事情。你呼一口氣,我吸一口氣。地球仍然正常地運轉著,沒有誰為我們的這個動作而有所改變。 你踏進捷運,我坐上小巴,我們各自朝著工作的地點出發。你坐在辦公室內,一邊看著文件一邊喝著咖啡;我站在專櫃前,一邊點算著商品一邊咬著三文治。午飯時,你在飯堂裡和同事聊天,我在餐廳內吃著生菜沙律。放工後,你在家中玩著手機遊戲,我躺在床上看著韓國劇集。 我們也許曾經在商場內擦身而過,西翼東翼卻沒有碰面;我們或者坐上同一架巴士,上下兩層卻沒有相遇。我們有時候可能會在同一個空間裡並存,可是時間還未到,所以我們才沒有碰面。 我偶然會孤單,和身邊明知道感覺不對的男生傳些曖昧的訊息;你也偶爾會失意,跟朋友們介紹的女生一起共晉晚餐。被親戚朋友嘮叨「那個男生也很好,不要太揀擇」時,我會一笑置之,心裡面仍然相信自己的堅持;被家人同事碎唸「那個女生都不錯,要不嘗試一下」時,你會支吾以對,腦海中浮現寧缺莫濫的四個大字。 我們都寂寞,只因為我們仍未遇上對方。 可是,請你一定要好好等待,等待我們遇上的那一天。不要在遇上我以前,因為不想要自己一個人就胡亂愛上誰;我也會努力,不會在碰見你之前,因為想要被疼愛就隨便開始另一段關係。 因為,我們都應該相信,有一天,當我們的靈魂相認以後,我會彌補你的空虛,你會填滿我的空缺。我會笑著告訴你,為了你,我放棄了多少良緣;你也會笑著對我說,為了我,你拒絕過多少個美女。 親愛的,在這之前,請你一定要好好生活,然後,期待著,我們終究會相遇的,一定會的。     作者專頁:www.facebook.com/lingyathei 寧若曦

女人之間的友誼戰爭

有些讀者會問我有關於女性友誼的問題,說到女人與女人之間的友誼,真的跟男人之間的友誼不一樣,多了很多眉角,和經營友誼、相處上的地雷。 很多女生都有人際關係上的困擾,也會遇到排擠、互相傷害之類的問題,其實我自己從小到大也經歷了不少與女性交友的問題。 現在年長了,對女生之間的友誼有更成熟的想法,也不太會因為一些交友上的小事所困擾。因為我更懂得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也不會勉強自己一定要跟誰做朋友、要當個大好人、人緣好的人。因為真心的朋友不必多,選擇好的「益友」才會讓你的人生更快樂、更有成長。 分享一些女生之間友誼常會遇到的幾個問題: 遠離喜歡嫉妒、八卦別人,背後說壞話的朋友 女人最常遇到的就是這類喜歡在別人背後說壞話,扯別人後腿,甚至製造謠言、嚼舌根的「八婆」。雖然八卦大家都難免愛聽,但是聽一聽後,你更應該保持清醒,不要涉入,因為,如果今天他是容易出賣朋友,說別人壞話的「朋友」,難保他不會也這麼對你。 有些人喜歡用這種方式去吸引注意、凝聚友情,或許他覺得這是個交朋友的方法,但殊不知其實別人內心裡會對你打×,也會對你的人品有疑慮。 我曾經不只一次聽到不認識的朋友透過朋友來轉達,告訴我要小心某個朋友,因為他們聽到他在背後說我的壞話,覺得很不妥,所以特地來告知。我聽了覺得很訝異也有趣,原來,在背後說別人壞話的人,別人其實並不一定會相信他,而且在他人眼中已經被打折扣了。那麼你想傷害別人,結果害的其實是自己。 很多女生會因為「嫉妒」別的女生而去說她的壞話。倒不是她真的做了什麼事或得罪到她,只是羨慕變成嫉妒,嫉妒變成了恨,於是去說她的壞話。 女人的嫉妒心是很恐怖的,如果你發現朋友是個善妒的人,最好保持距離。 也要小心喜歡用別人的祕密來交換祕密的人,對她來說,說別人祕密是一種交朋友的方法,這實在是非常恐怖的。 如果遇到很愛在背後說壞話的朋友要怎麼辦?除了保持距離不要太常往來外,不小心遇到也最好不要涉入其中,變成她們的八卦團友。我朋友有個聰明的做法,就是聽到有人在說壞話時,就會找理由先離開,譬如上廁所或有事先走。不要讓自己變成她們的一份子。 重色輕友,表裡不一,只在乎男生的女生 有一種女生,在男生面前和女生面前是完全不一樣的。 很多女人最不喜歡的就是那種在男人面前演很兇,但私下又是另一個樣子的女生。譬如在男生面前裝柔弱、清純無辜、裝可愛,但實際個性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她們只在乎男生喜不喜歡她,是不是男人心中的女神。對其他女生朋友,反而不會這麼用心、真心,甚至要你幫他欺騙男生,幫她演戲。 也有一種女生很「重色輕友」,尤其談了戀愛就不理朋友,只重視男友的想法,對女生朋友的邀約活動總是遲到、爽約。也有一種女生很誇張,只喜歡跟男生出去,因為男生會請客,但跟女生朋友出去要平均分擔,所以她們喜歡跟男生約會勝過跟女生朋友聚會。 如果遇到這樣的女生,你不必跟她一起演戲,也不用去討厭她,畢竟你們是不同世界的人,你只要活在你的星球就好,不用去煩惱她的星球的事。忍受不了,就不要往來,保持君子之交淡如水的距離就好。 試圖想要勾引你另一半的女生 這是最可怕的一種女生朋友,她會去做勾引朋友另一半的事,甚至會背著女生朋友,跟她的男友一直私訊、私下往來,而不讓你知道。 她們通常因為單身沒有對象,羨慕你的另一半對你好,所以會把自己的期望投射到你另一半身上,希望自己也能交往像他一樣的男友。 我過去曾遇過一些暗戀我男朋友的女性朋友,她們會跟我往來也只是因為喜歡我的男友,所以會想辦法以朋友的名義來慢慢接近。 我一開始也不覺得有什麼奇怪,後來才漸漸發現,原來有些女生是別有所圖的,當我分手後,她們馬上去追求我以前的男友。現在想起來,真的很誇張。 我並不喜歡去防人,也不想去想太多,但是後來發現有些事情還是要自己小心一點好。有些朋友也是要多觀察,尤其是會莫名接近你的朋友,或太過刻意想表現友好的人。 當然,你自己的男友要夠好、有定力,不受誘惑很重要,這也不是一個巴掌拍得響的。但還是要小心一些有企圖的女生,免得找自己麻煩。 無法認同她的價值觀、私領域 你曾想過,有什麼樣的朋友是你絕對不會往來的?因為你不接受、不認同她的價值觀或她所做的事。如果是我,我其實對朋友的私領域是不太在意的,她單身要跟多少人約會、交往,要一夜情……那都是她的私事,我覺得不是很重要。如果說有什麼是我一定不能接受的朋友,就是當第三者,破壞別人婚姻的朋友,我覺得這是我交朋友的底線。 我指的是刻意當第三者,並不是被騙,而是故意的,她們很享受當第三者的感覺,並且把破壞別人婚姻當作沒什麼大不了的事,這是我無法接受的。 你一定也有不能接受的朋友,如果不能接受她所做的事,那麼就不要去交這個朋友,免得自己不開心,對方也覺得你管太多。 如果你無法認同,不能接受,也覺得彼此的世界真的不一樣,那麼就去找那些跟你價值觀比較相似的人做朋友吧! 永無止境消耗你的朋友 有一種朋友會一直消耗你,總是要你一直付出、要你對她好,但是他只是消耗你,也不會感謝或珍惜,更別說回報了。 譬如說總是要你一直幫忙。當然幫忙朋友是應該的,但是她干擾到你的正常生活,希望你給她方便,但總是把你當隨便,最後累死的是你自己。 以前我也是個濫好人,很容易答應別人的要求,也很難拒絕別人,所以總是把自己搞得很累,去做很多我並不想做的事,參加我沒興趣的局,最後得到什麼?似乎只是消耗自己的生命在無意義的事情上。 現在我懂得拒絕,如果沒有真心喜歡、想要的,如果對方不是我覺得重要的朋友邀約,我也不想勉強自己。因為我們年紀越大,時間越少,不需要浪費自己太多時間。 如果朋友只是因為你一時的拒絕就不開心,那麼,她也不是你真正的朋友,失去了也不用覺得可惜。 小心只會利用別人,有目的性接近他人的朋友 其實我很怕一種會一直推銷東西的朋友,她交朋友的目的都是為了「業務」,她想要透過朋友去經營自己的人脈,滲透、利用你的交友圈,然後去騷擾你的朋友。這種目的性太強的人,我都會很小心。 尤其我自己會觀察,那種特別喜歡跟有名有利的人交朋友的人,我會特別保持距離。譬如說,觀察一個朋友的聚會裡,有的人會到處去認識那些有名有利、對自己有幫助的人,交換聯絡方式下次約他,她們反而對那些「沒有利用價值」的人不理不睬。對她們來說,交朋友就是很現實的,就是要可以利用的。 這樣的人,我會刻意保持距離,就算我是她心中覺得可以交的朋友,我也不想要成為她的目標物。我自己交朋友也不會刻意只去認識有名有利的,反而比較重視朋友的真心。 我不想要被人利用,也不想要利用別人。 職場友誼:工作往來的友誼不必太交心 有一種友誼建立在職場上,像是同事、老闆或客戶……這一類的朋友,當然,可以透過工作認識不同朋友、交到朋友也是很好的事,但絕對不要忘了你是在工作。 工作上交友要更小心,有人說不會去加同事、老闆的FB,因為不想要私人的事情、行程被知道太多。我覺得有道理,因為工作歸工作,你的私人生活最好不要跟工作涉入太多,你的私事也不一定要讓同事知道。 最傻的是,自己什麼私事都拿來跟同事分享、討論,彷彿沒有祕密,但是別人知道後,可能會把你的工作表現連結到你的私領域。譬如說,你一直在同事面前哭訴失戀,一旦你工作表現不好,她們就會覺得你的私事影響公事。 認真建議工作上的友誼,要保留一點,也不必太過交心。因為工作上的友誼和你一般的友誼還是有些不同,工作上有利害關係,最好不要讓工作上的人知道你太多私事,這也是保護自己的一種方法。 喜愛製造對立、小團體和塑造敵我關係 從小到大,女生聚在一起就是容易形成「女生團體」去排擠別人。年紀大了點,發現還是有很多女生感覺活在學生時代的「小圈圈」,你要跟誰好、跟誰不好……真是一件很幼稚的行為。 尤其有一種人交朋友的方法是「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他們非常重視敵我關係,去塑造敵人、剷除異己。並且要求身邊的朋友也要跟她站在同一國。我只能說,跟這種人做朋友,不只幼稚,還很累。 建議不要讓自己去活在某個小團體,而是保有自己的獨立思考能力,去分辨是非對錯,也擁有選擇朋友的自由。如果別人要製造對立,你也不要傻傻的去相信別人說的話,而是要去思考、去觀察。 喜歡指責別人,用自己的價值觀衡量別人 有一種朋友喜歡到處指責別人,評論別人,用自己的價值觀去衡量別人,希望別人照著她的想法去做。我覺得這是一種很不尊重他人的行為。 譬如說,她們會去問別人:「為什麼不結婚?」「為什麼不生小孩?」「為什麼不生第二個?」很愛管別人的私事,見鬼!別人想要怎麼過日子與你何干?你覺得快樂的,別人不一定也覺得是啊!你想生兩個,不代表別人也想生啊? 用自己的想法去干涉別人是一種很討人厭的行為,也很沒禮貌。總是要表現自己就是對的,別人就是錯的,去評斷別人,這種朋友,真的能少就少。既然道不同,就不相為謀。 當然,你也要時時刻刻去提醒自己不要成為這樣的人。…

練習設立界線,在愛裡保持距離,將那些無法掌控的事情全部放手

學會保持距離 有位女士對我說起她的兒子,雖然現在是個健康的成年人,但他整個青少年時期幾乎都在嗑藥,好幾次因為嗑藥過量差點死去。「一開始我的反應很激烈。我替他做了許多事,因為我討厭看到他一副行屍走肉的樣子,幸好後來我學會保持距離,」她說。「他是我的老師,教我怎麼放手。」 這位女士學會用不同角度看待痛苦的經驗──那些出人意料、我們不想要的經驗。那些傷害我們的人是老師還是敵人,關鍵在我們。痛苦的經驗是我們命運中重要的關卡還是錯誤,關鍵也在我們。 順服 我學會放手,是因為多年前我不知情地嫁給一個酗酒成性的人。有七年的時間,我拼命地想控制丈夫喝酒的習慣,把自己與身邊每個人搞得快瘋了。幾年下來,我把自己完全耗盡,努力想改變情況,但是後來我發現改變他不是我該做的。我該做的是順服自己的本性、順服事物原本的狀態。 我一度天真的以為,只要我放手、保持距離、順服,就能解決這個問題。我完全沒想到原來這些事要花一輩子的時間練習。這個經驗只不過讓我開始發現,很多事是自己無法控制的;我費盡心思想要控制的事情,反過來控制了我。 看一個問題就好像閱讀一本旅遊指南。旅遊指南會建議我們什麼值得看、什麼要注意,以及其他私房訊息。但是閱讀旅遊指南和實際旅行不一樣。資訊很重要,但改變需要親身體驗。 我們可以找很多資訊學習該怎麼設立界線,但是我們的界線究竟應該設在哪裡,最後還是得從混亂、痛苦的經驗中體會。 學習照顧自己的方法和學數學不一樣。雖然訊息很實用,可能也很重要,但是照顧自己不只是用大腦想想就可以了。改變是要透過經驗。生命終究會自行找到出路。我們都是這樣成長的。生命會自然開展、自然演變,提供不同的環境讓我們學習。我們不用控制過程,過程自會改變我們。 當別人對我們訴說他們有多痛苦,跟對方說﹁照顧自己,不要當個受害者﹂很容易。但是,怎麼做才算照顧自己,這對正要學習怎麼照顧自己的人或者這樣做已經好些年的人來說,同樣傷腦筋。正當我們以為對生命已經很了解了,生命卻來個大轉彎。我們去年採用的方式,現在可能不管用了。這表示我們的做法該改改了。我們現在遇到的情況或許和上禮拜很類似,但是做法卻可能完全相反。某種情況下我們與某人的應對方式是理想的,但換個場合可能就不適合。照顧自己的方式沒辦法濃縮成一套規則,如果有人跟你說可以,不要理會。 你可以決定怎麼照顧自己 照顧自己的方式不斷在改變、不斷地演化。我們活著的每一刻都要很清醒、活在當下、愛護自己、認真過日子。大家的問題可能是:孩子叛逆、與父母親關係不好、談過幾段感情皆災難收場、被信任的人背叛、照顧生病或將死的父母或另一半而疲累不堪。但我們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人生的上一刻與下一刻不會相同。」世上沒有兩個人 會完全一樣。照顧自己的基本道理是一樣的,但是到底應該怎麼做,什麼時候可以這樣做,則依情況而定。 到底怎麼做才算是照顧自己,這是你可以決定的。你是自己的精神導師。我只能提供建議,提醒你要注意什麼、哪裡要小心。怎麼做,要你自己做選擇。我的責任是提醒你要相信自己,無論經歷什麼事,你都有能力照顧自己。 那些早已存在你身邊的人事物與環境,例如痛苦的經驗、我們想要改變的人,其實是你的老師。有些老師一看就知道,像是諮詢師、心理治療師、教父或精神導師,但是許多老師不是一眼就看得出來的。你能不能從新的角度看待那個逼得你抓狂的人或者很痛苦的事情?你能不能不要把他們當成錯誤一場或者加害人,而是把他們當作老師或一個課程? 認真過每一天 我並不知道你會學到什麼,但是你很快就會知道。照你的方法解決問題,但是如果你很想控制一件事卻辦不到,也不用惱怒。換個角度來看,別煩惱。 如果你很想控制一件事,你的功課就來了。認真過每一天,這句話應該不用我提醒。我們常常活在今天,心卻記掛著明天,今天怎麼過去的,完全不知道。請記得,要認真過每一天。這種新的生活方式和呼吸一樣,想超前絕對不可能。在活著的分分秒秒,我們只能呼吸,接收生命帶來的恩賜。 關於界線,什麼時候應該設立界線? ●我們不知道怎麼拒絕別人。 ●我們必須修正造成痛苦、不當的行為。 ●我們已經準備好說出自己的感覺,不管別人想不想聽。 ●如果人與人相處不能平等對待,只是單方面一直付出,那我們寧可分手。 ●別人借錢忘了還,我們準備提醒對方還錢,應該尷尬的是別人不是我們,我們並沒有做錯什麼。 ●對於發生的事情,我們再也受不了。 ●我們再也不會讓別人逼得我們抓狂。 ●與某人住在一起很痛苦,不與這個人住在一起反而沒那麼痛苦。 ●我們寧可上法院也不允許不公不義的事情發生。 ●我們不想再做某件事,但是別人卻希望我們繼續。或者,我們想要開始(或繼續)做某件事,但是別人不希望我們這樣做。 界線,不是我們可以「握在手中」的東西。界線發自我們的內心,誠實說出我們是誰。一開始要設立界線很困難,但隨著練習次數增加與時間的推移,會愈來愈簡單。最後,我們開口會說出真心話,而不是我們認為別人想聽的話。 界線,表示我們的愛能給多少。 設立界線時,我們可以怎麼說? ●如果別人不改變對待我們的方式,我們要說出自己會怎麼做。 ●告訴別人,如果他們來到我們的地盤,可以做那些事、不可以做哪些事。 ●告訴別人我們願意支持他們到什麼程度。 ●告訴對方多久可以見一次面。 ●告訴別人我們願意容忍與不願容忍的事。 ●同意他人意見時,我們會說出來。 ●應該拒絕的時候,我們會說出來。 ●不確定的時候,我們會說出來。 ●如果別人不尊重我們設立的界線,要說出我們會採取哪些行動。 設立界線,就是說出真心話。 我們設立界線時需要: ●自覺 ●愛自己 ●誠實溝通 ●說出最難說出來的部分 ●找到內在的力量 說出自己的極限,可能建立關係,也可能打壞關係。 設立界線,不僅表示別人可以怎麼對我們,也表示出我們會怎麼對待他人。 為他人設立良性界線: ●尊重他人的權利、隱私,與個人私事。 ●可以對他人提出請求,但是不可以期待、假設、命令、堅持別人必須怎麼做。 ●我們承諾做什麼要做到,計劃改變時要說出來。 ●打電話給他人時,要問對方現在是否方便講電話。…

每一天練習照顧自己,每一天,都是放手的練習。

即使愛一個人,也要保持一段距離,這距離裡面有自由,彼此都需要的自由。──洪仲清 改變他人不是我們該做的。我們該做的是保持愛的距離,建立界線,放手。 很多事是我們無法掌控的;往往我們費盡心思想要掌控的事情,反過來掌控了我們。 想要掌控自己掌控不了的事,我們只會失去力量,心也無法平靜。 我們無法逼他人改變,改變他人不是我們該做的。 我們該做的是在愛中保持距離:建立界線,放手,照顧自己。 界線與掌控的不同。設立界線和我們自己的行為有關,也就是我們願意做什麼,不願意做什麼。 界線是發自我們的內心,誠實說出我們是誰。界線,表示我們的愛能給多少。 設定界線,不僅表示別人可以怎麼對我們,也表示我們會怎麼對待他人。 一開始要設定界線很困難,但隨著練習次數增加與時間的推移,會愈來愈簡單。 別人一定會測試我們的界線,直到知道我們是當真的為止。愈難設定的界線往往就是最重要的界線。 很多行為的出現是正常的,問題是出在行為越界了。我們可能做得太多,關心得太多,感覺得太少,或涉入得太多。 照顧好自己,當個有原則的人,從設立界線,保護自己的感受開始。 電子書全館限時折扣碼 輸入 @ebooks20 每本現折20  書名:練習設立界線:在愛裡保持距離,將那些無法掌控的事情全部放手 作者: 梅樂蒂‧碧緹 原文作者: Melody Beattie 譯者: 林曉芳 出版社:遠流 關注我們粉絲團 隨時獲取你不知道的事 書邊閒事粉絲專頁 每天都有你不知道的事

如果生命能夠重來,我會不會重新有所選擇?

如果生命能夠重來,我會不會重新有所選擇? 應該有些人會想過這個問題吧, 然後就開始上演內心的小劇場, 想著,如果當初怎樣怎樣,我現在就會有美好又順遂的人生。 但畢竟幻想就只是幻想, 人生不可能一路順遂, 必定充滿各種艱難與挑戰, 如果我們當初真的選擇與現在不同的另一條路, 或許,要付出更大的代價, 可能是親情、友情、愛情、生命等。 生命的另一種選擇,是未知, 可能更好也可能更壞, 所以,不需要去羨慕或忌妒若當初選擇了另一條路的自己, 也不需要覺得悔不當初。 比較現實且實際的是,把握當下的每時每刻,努力做好每一件事,並 且帶著知足的心過好每一天。 弗洛伊德曾說:過去的種種會導致今日的一切。 但我也想要說:當下的選擇能彌補過去的一切。   作者:陳怡儒

[有些感情] 一些心悒

妳明明知道不應再找他,但每晚臨睡前,妳總是會把他想起,在手機上輸入 “你好嗎?” 卻在按下輸出鍵之前變成刪除,輸入與刪除交替了不知多少次,妳才會放下手機乖乖去睡,禱告著希望可以在夢中見到他的模樣。 有多少次,妳都妄想他會在妳入睡前的一刻傳一個訊息給妳,那怕只是寥寥數字,總好過現在。 他從不主動找妳,有很多次妳都因為他的不主動而懷疑,懷疑他是否愛妳,有時候妳會忍不住問他 “你愛我嗎?” 或是 “你有掛念我嗎?” 之類的說話,他都一一回覆 “愛” 或是 “有”,惜字如金。 有時候妳會想是否自己太主動,令他總是沒有認真的投入感情,令感情好像只有妳一個人的執著,只有妳一個人的勇敢,只有妳一個人的去愛。 妳更開始揣測,妳的愛對他來說是否重要。 或是說,妳對他來說是否重要。 慢慢開始,妳的生活從快樂的地方一直滑落,開始沒有辦法會心一笑,沒有辦法再與別人說著無聊笑話,世界仍然很美好,只是在妳的世界裡多了一個洞。 他依舊的沒有主動找妳,沒有因為妳的消失而把妳著緊。 妳的感情劇本裡有他,但他的,妳的位置好像是可有可無。 終於妳不再想忍受那些可有可無的感情,妳向他訴說不可以再繼續走下去,妳以為他會不捨,妳以為他會把停滯不前的感情挽留,但他卻斬釘截鐵的說:我們的故事到此為止。 妳把他的訊息一次又一次的回看,心悒也是一次又一次,妳聽著他給妳的最後一首歌… 「卻有種叫作時間的東西說沒問題,最後我們會痊癒。」 是的,我們在最後都會痊癒,只是當中,不知道要經過幾多次心悒與幾多次心酸。 我們曾相愛 想到就心酸         一個讚好,是對我的一點支持。 如果想分享給其他朋友的話,請標明出處並附上專頁網址。 Facebook: www.facebook.com/ZLove31210 IG: https://www.instagram.com/zbluetalk/ Fanpiece: http://women.fanpiece.com/ZLove31210/ 藍言次論

有些人容易動情

我想啊,人都是容易動情的動物,也許你不覺得,但我自己就是一個例子,也許你也是。 我時常會問我自己,如果人都是容易動情的,那麼我們大家不就會互相喜歡,互相守候?原來我錯了,人不是容易動情的,而是,小部分的人才容易動情。還是說,人的本質都是容易動情的,而受過了太多太多的傷害,變成學會自我保護,即使動了情,也不露出絲毫的表情,任由它在心中隨時間淡去。 怕了,怕了,怕自己再動情,只會無止境地被他人嘲笑傻,天真,簡單。 我起初覺得容易動情並沒有什麼壞處,而有些人就是認為這樣的人太虛假,虛偽。他們怕我們太大方,怕我們的好顯得他們渺小,他們太不能給予,而選擇嘲笑我們來顯得他們這樣的人才是真的。在內心里,他們憎恨的不是我們,他們憎恨的是自己,憎恨自己也是容易動情的人卻不敢表露出來。 我們都懂,一旦動了情,又不知要花上多少歲月來磨合這感情,有些人用上好幾年,幾十年,而有些人用上了一輩子。 人啊,有多容易動情,就有多容易受傷。 我們的人生有著太多太多的過客,所以我們小心翼翼的把心收藏好。我們都有著很多無奈的時刻,破雪寒霜的場景我們誰沒經歷過。我們開心的表情瞬間被凍得僵硬,一團熱火瞬間被澆滅,眼睛學會了不由自主地通紅流淚,我們都容易受傷。可就是這樣,我們更要知道動情的可貴。 有時候,我喜歡在空蕩的時候播放一些歌曲,但如果播放一些悲傷的歌,眼眶還是會紅,腦海漸漸有了誰的影子,在自己的想象中演了一齣感動全世界的戲,我才知道,動了情的我,就好像一只沒有防御力的小貓,不懂得如何掙扎,不懂得如何自我安慰,任由情感狠狠地吞噬我純潔的靈魂。痛的不只是我動了情,還有我每天對妳的想象。 容易動情的人很單純,我們很容易相信,我們很容易愛上,我們很善良,我們知道動情有多難受,所以更喜歡關懷別人,同時也告訴自己是要堅強地把錯過的感情忘去。 有些人容易動情,包括了我,包括了你。 燈光還亮著,我在這兒等著一個人,也等著我自己成長;你在那兒等著一個人,也等著你自己成長。我們都在世界不同的角落,傻傻地等著誰。 你啊,要好好照顧自己,今晚好好睡吧,別想多了。   https://www.facebook.com/alphonselester/ 艾力馮史

[有些感情] 只想你感到幸福

這是一句你時常聽到的她對你說的說話,每一次你也不太願去相信,因為你怕相信了以後便會一直相信下去,就算往後的日子感到失望你都會盲目相信。 “我都是為了你好” “我只想你能感到幸福” “我只想你快樂” 之類之類令人感到心暖的說話,在現在來說你都只是聽過便算,不是說別人對你的誠懇度不夠,只是在你身邊拋下一句動聽的話然後又把你放低的人太多。 太多,多得令你害怕相信。 太多,多得令你寧願相信距離。 與朋友把酒言歡之時說起你自己的想法,朋友吞下西班牙火腿便淡淡的說:「說過要陪你到最後又或是說不能沒有你的人,現在都在那裡去了?」 你沉默的喝下兩口紅酒,抬頭剛好望著如花瓣般的吊燈,你說:「也許是那個人剛好感到寂寞,而我剛好在那人身邊走過。」 朋友笑說:「然後你便遭到綁架!」 你不以為然說:「還是倒轉來說比較好,是我剛好感到悶,那個人剛好給我熱情?」 朋友笑聲更大說:「那只不過是你是人質還是那個人是人質之分罷了!」 朋友拿出你喜愛吃的沙拉端在你面前說:「但你是人馬座,根本不能隨便靠近你的方舟,可以綁得到你嗎?」 你傻傻的笑起來說不知道,朋友卻說:「不過,若是你甘心情願地受綁也是可以的。」 你吃過幾口沙拉後說:「其實…我只是不想到頭來才知道,原來那個人與之前經過在我身邊的幾位都是一樣…希望她是一個例外。」 其實你很清楚,你很需要一個例外,來讓你不再害怕相信。 猶像… 如果經過萬個謊言是可以換來一個對你絕對真誠的人,你知道你很願意。         一個讚好,是對我的一點支持。 如果想分享給其他朋友的話,請標明出處並附上專頁網址。 Facebook: www.facebook.com/ZLove31210 IG: https://www.instagram.com/zbluetalk/ 藍言次論-

道歉時,別輕描淡寫,不然傷更深

道歉,不是只能用說的 我永遠忘不了馬文。他是名農夫,有憂鬱和暴躁易怒的傾向。他在醫生的要求下來找我做心理治療。他的多年婚姻陷入僵局,我問他家裡的狀況怎樣。他說妻子柏妮絲早就放棄他了。 馬文說自己是不稱職的丈夫,並舉了許多實例說明他經常不在柏妮絲的身邊支持她。他描述那些事情時,語氣像聊天氣一般,事不關己。例如,柏妮絲六十二歲時動乳癌手術,時間安排在秋收的時候,她麻醉醒來聽醫生告知分析結果時(無論消息好壞),馬文不在她的身邊。田裡的工作再怎麼繁重,馬文都可以一肩扛起,但他不擅長面對令人情緒激動或澎湃的情境。柏妮絲老早就不冀望他的關心了,也一直跟他保持距離。 促使一個人改變的原因,有時是個謎。不過,馬文來找我治療的那段期間,我注意到他整個人有一些改變。他開始告訴我柏妮絲是個好女人,他知道自己常讓她失望、虧欠她很多,但他沒辦法為過去的行為道歉,或是把那些事情拿出來討論。「木已成舟,多說無益。」馬文告訴我:「我覺得道歉於事無補,柏妮絲也這麼覺得。」 不過,他確實相信道歉是可以用行動實踐的,他只是表現的方式不同罷了。他的岳母病重時,搬到他家附近的安養之家靜養,馬文主動擔負起照護的工作。我親眼目睹他在人生的下半場,突然搖身一變成為模範丈夫和女婿的驚人改造過程。他告訴我,他決定改過自新,彌補過去沒做好的一切。 即使岳母很難搞,從不道謝,而且和柏妮絲的母女關係不太好,但馬文無怨無悔地照顧了岳母三年,直到她過世為止。每當柏妮絲覺得不堪負荷時,馬文就馬上接手,並負責接送岳母去醫院。他的岳母是個信仰虔誠的人,馬文和柏妮絲並沒有宗教信仰,但是只要岳母能夠去做禮拜,馬文每週日都會送她去教堂。岳母過世時,妻子請他打電話安排喪禮。我覺得這段日子以來,他們夫妻倆的關係變得更融洽了,也比以前更快樂。 不是凡事都能獲得饒恕 接受道歉不見得就是言歸於好。再怎麼得體的道歉,也不見得能夠挽回破損的人際關係。「對不起」這幾個字講得再怎麼真誠,可能都不足以撫平傷口。有時雙方的關係是建築在彼此的信賴上,信賴一旦瓦解,就再也無法修補了。你可能一輩子都不想再見到那個傷害你的人。 但你還是可以接受道歉。 喬安打電話給我,希望我給她一些意見。她和瑪莎以前情同姊妹,在瑪莎進入她的公司工作以前,她們長達七年都是最要好的朋友。但瑪莎一進公司後,就開始破壞喬安的信任,不僅搬弄是非陷喬安於不義,還跟喬安搶升遷的機會。喬安後來因此離職,兩人的友誼就此畫下句點。 後來她們有四年的時間沒再見面或交談。直到某天,喬安收到瑪莎寫來的長信,瑪莎在信中為自己過去的行為表達由衷的道歉及懊悔。她告訴喬安,她深自檢討後,非常想念她,希望能跟她重修舊好。她請喬安騰出時間,選幾個方便的日子,一起吃飯聊聊。信末,瑪莎寫道:「希望妳能原諒我。」 「我該怎麼回她?」喬安希望我給她意見。她相信瑪莎的道歉是真誠的,但是一想到要見面談談,她就渾身不舒服。喬安想乾脆不要回信算了,但是放著瑪莎的來信不回,又違反她自己的誠信原則。 幾經考慮後,喬安回信如下。 親愛的瑪莎, 謝謝妳來信道歉。知道妳反覆思索我們之間發生的事情,以及妳做的事情對我的影響,我覺得很欣慰。對我來說,不堪回首的往事太多,難以多談或想辦法延續友誼。祝妳順心,我對我們以前的長久情誼也充滿了美好的回憶。 喬安 我告訴喬安,這封信簡直可以當成回信的典範,言簡意賅(簡潔向來是上上策)、真誠懇切、中肯扼要。喬安沒有說「我原諒妳」,因為她並未原諒瑪莎。她也避免算舊帳,或是重提瑪莎對她造成多大的傷害。她也沒說「或許再過一段時間,我的想法會有所不同」,以免模擬兩可,讓對方以為還有希望。 雖然喬安原本想回應:「我無法接受妳的道歉。」但她後來選擇謝謝瑪莎提出道歉,那樣的回應顯現出喬安的成熟圓融,她希望這份回應符合自己的價值觀,不要像瑪莎以前那麼惡劣。「謝謝你的道歉」並不表示雙方將盡釋前嫌,重修舊好,或是喬安願意再繼續和瑪莎通信。有些東西一旦破壞了,就再也無法挽回。 說出「我不接受道歉」,更需要勇氣 有時我們不接受道歉是合情合理的,或許是因為道歉的人並未真心傾聽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也可能根本搞不清楚狀況,或者暗指我們反應過度、誤解問題所在。 又或者,我們已經不想再聽到道歉了、厭倦那種呼天搶地但顯然很空泛的悔悟,因為對方仍一再犯下他們曾為其道歉的行為,無論是用餐時刷手機、承諾完成的事情屢次食言。如果對方沒有真心悔改,我們或許可以讓他知道,我們不想再聽到他一再道歉。 道歉聽起來很虛假,或是對方想要反過來怪罪我們時,可能需要勇氣去反嗆對方。我想起一個很難忘的例子,有一次我和幾位家長在學校操場上聊天,我們聊到小學教室裡的學生種族不夠多元。一位母親說,她兒子班上有兩位黑人小孩,最後又隨口補上一句:「……但是他們看起來挺乾淨的,也守規矩。」在場的一位父親是我的朋友,他平心靜氣地回應:「黑人但是乾淨又守規矩?能不能請妳說明一下這話是什麼意思?」那位母親聽他這麼一說,反應有點激動,就像我們被指控種族歧視的反應一樣。 翌日,這位母親又在操場上遇到我的朋友,她說:「我想跟你道歉,很對不起讓你覺得我說的話是種族歧視,因為我真的沒那個意思。」那位父親淡淡地回應:「如果妳覺得問題是出在我的反應,而不是妳說的話,我恐怕無法接受妳的道歉。」那個母親堅稱他過度解讀,又說受夠了講話還要戰戰兢兢,以免政治不正確而得罪人。那個父親一聽,無奈地搔搔頭說:「好吧,我想我們就是見解不同。」接著就不再多說了。 我很佩服他的反應方式,尤其他並未跟她爭辯或堅持己見。他選擇給予對方空間,讓她去思考自己講的那些話有什麼意涵,也許她想久了會悟出道理。 寬宏大量地接受吧! 即使你私底下不太喜歡道歉的一些細節,你還是可以學習把「接受和解」視為基本原則。當然,有原則必有例外,但一般來說,為了對方的道歉不合你意而糾結半天,或是寄望對方的道歉符合本書列出的得體標準,都是庸人自擾。接受道歉即使有遺憾,至少能為雙方關係的未來發展創造出更多的可能性。 接受道歉或和解,不見得就表示你不再談論痛苦的議題,或是你原諒對方的作為或疏失。接受道歉不代表你說:「好吧,過去都過去了,沒必要舊事重提。」比較像是:至少未來彼此之間還有其他可能,不再只是憤怒和怨懟。 接受道歉只表示你同意結束衝突、減少不滿,並騰出善意的空間讓彼此走出僵局。那也可以為進一步的討論奠定基礎,讓你們有機會深入討論依然耿耿於懷的事情。當然,有些道歉不值得接受,但一般來說,寬宏大量地接受道歉,看彼此的關係能有什麼進展,是最好的因應之道。   書名:如果那時候,好好說了「對不起」:人人都要學,一堂修補人際關係的入門課 作者: 海瑞亞‧勒納 原文作者: Harriet Lerner 譯者: 洪慧芳 出版社:究竟   關注我們粉絲團 隨時獲取你不知道的事 書邊閒事粉絲專頁 每天都有你不知道的事

時間和金錢,哪個比較重要?

比起「忙到沒時間但薪水不錯」, 不如選擇「薪水普通,但是有自己的時間」。 人生就像有三萬元,每天都會少掉一塊錢 如果用「人生有八十年」來思考,感覺好像會有很多時間。那麼將八十年換算成天數,究竟會有幾天呢? 經過計算之後,八十年大約將近有三萬天。如果用「人生有三萬天」來表現,是不是就覺得時間就沒有那麼多了呢?我們可以說在三萬天裡每天減少一天,這就是人的一生。 如果用金錢來比喻,「人生就像是錢包裡有三萬元,每天都會減少一塊錢」。如果這是實際的錢,就可以把賺到的錢放到錢包裡。拿到薪水,就可以增加帳戶裡少掉的金額。薪水增加,放進錢包的錢也會增加。就算沒有存款,也能跟別人借來撐著過生活。像這樣運用許多方法,也可能使我們的錢變得比三萬元還多。 然而,人生的三萬天卻無法重新補充。無論是誰,日子都會一天一天減少。如果漫不經心地度過一天,就只是徒然減短生命而已。為了不要虛擲光陰,必須提高一天的品質。沿用剛才的比喻,如果不能獲得符合或超越一元價值的東西,人就會在一事無成的狀態下度過並結束掉這段人生。   只要覺得「接下來的日子還很長」,往往就會逃避檢視往後的人生,如此一來,就很難提升時間的管理技巧。 「如果什麼都不做,錢包裡的三萬元就只會每天白白減少一塊錢。」另外,也必須考量錢包很可能整個不見,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活到八十歲。你可能沒有時間能夠實現「總有一天想要試試看」的事情。時間和金錢不同,你必須經常提醒自己,時間會「慢慢減少」、「確實減少」,而且「很可能會一口氣失去所有的時間」。 花錢買時間,不見得會划算 在時間管理術的書籍中,經常可以看到「用錢換取時間」的說法。我們的確可以用錢換取時間,比如說花錢請別人來協助完成眼前的工作,就像只要付費委託,業者便會在短時間內幫你設定好電腦或家電。花錢的確可以購買自己的時間。 然而,這真的稱得上是「划算的採購」嗎?時間並沒有「一分鐘等於一塊錢」的標價,本來想花錢縮短時間,結果可能要付出超乎想像的金額。如果不經思考就用金錢換取時間,管理時間的技巧永遠不會進步。 像計程車就是用金錢換取時間的經典範例,「只要付錢搭計程車就可以縮短時間」的思考方式。但即便可以縮短時間,花費也超過十倍。相對而言,時間是不是有縮減到十分之一呢?若一開始用心做好時間管理,就不必搭計程車慌忙趕路及支出多餘的開銷。  時間花在「喜歡的事情」上,工作效率會更高 有很多「不加班卻很能幹的人」,個人生活也很充實。他們不只重視「工作」與「金錢」,也很重視自己的時間。 與其因為「沒有時間」而躊躇不前,我建議不妨順從自己的渴望,也就是「真誠面對自己想做的事」,先把預定時間排進行程後,接著就能妥善運用其他的時間了。今天晚上如果要去約會或和孩子約好,就絕對不能加班。必須特別費心在預定行程之前完成工作,或是把工作安排到其他日子,而這些安排也會不斷磨鍊我們運用時間的技巧。 「如何邊工作邊執行自己想做的事呢?」思考這件事,是學習「增加財富的時間運用術」非常重要的一環。就算不能馬上看到效果,我們仍然必須思考如何運用時間。 當初我會開始想要管理時間,是因為第一份工作在總務省統計局。我的工作每個月都有嚴格的交期,職場上充斥著「加班理所當然」的氛圍,有些部門甚至在每個月交期的前一週,都住在辦公室裡。儘管忙得人仰馬翻,但我從那時開始就有很多自己想要做的事。因為喜歡做料理,沒事的時候就會想回家做菜和隔天的便當,也想早點回家打電動。 到了我這個年紀總有許多雜事要處理。雖然沒時間,但我還是漸漸開始做起這些「想做的事」(當初在那個職場,「有效率地做完工作然後下班」,可能看起來就像怪咖一樣)。這麼做有沒有影響到工作?完全沒有。 我至今仍認為,就是「因為有其他想做的事,才能有效率地完成工作。」工作比以前有效率,所以成果也能顯著提升。也就是說,我是因為先做了想做的事,才學會管理時間的技巧。 在運用時間管理術之前,要先「做除了工作以外想做的事」及工作上想做的事(自己想做的工作內容),並透過這些「非工作事項」連結到「金錢(成果)」。老子曾經說過:「善於營生之人,不會區分工作與玩樂、勞動與休閒。對這類人而言,日常就是工作、就是玩樂。」因此,提升「個人生活」的品質,可說對「工作」也會有正面的影響。     書名:每天準時下班也能不斷加薪的時間管理術:稅務精算專家教你活用電腦與手機,平衡工作與生活的43個練習 作者: 井之上陽一 譯者: 涂紋凰 出版社:寶鼎 關注我們粉絲團 隨時獲取你不知道的事 書邊閒事粉絲專頁 每天都有你不知道的事

尖峰時刻的焦慮——人際距離學

動物之間的距離 前年,我與妻子前往信州的蓼科高原。在飯店櫃台推薦下,我們出門享受了二個小時左右的輕郊遊。 在飽覽了八岳的美麗稜線與横亙於其山麓的茅野市的美景後,我們沿著飯店回程導覽路線,走下某條細長、傾斜的小徑,在抵達小徑與寬度較大的道路交接處時,發生一件事。 我們發現,我們前方約50公尺左右處,不正有一隻體長約1公尺左右的黑色動物,與我們對視著?在除我們之外別無他人的山中,遇到未知的動物,心驚之餘,我們仔細一看,原來是隻日本羚羊。 能在近距離觀野生的日本羚羊,欣喜的同時,我們也預測牠會立刻逃離。 然而,當我們漸漸縮短彼此的距離,接近到約10公尺左右,那隻日本羚羊依然直挺挺地站著注視我們。 如此一來,偶遇的感動消失無蹤,起而代之的是,心生「不會襲擊過來吧」的恐怖心。雖說如此,也不能因此回頭,於是我們立刻拿起行動電話,打給飯店櫃台。櫃台的工作人員雖然接到詢問關於生命安全的緊急電話,卻毫不緊張,以淡淡的口吻說出了如下的回答。 「能遇到是好事。日本羚羊親近人,不怕人。如果你們再靠近一點的話,就會逃離,沒問題的」。 我們相信櫃台的話,緩緩靠近日本羚羊,大約逼近牠到約6、7公尺的距離吧!原本一直注視我們、動也不動的日本羚羊,突然跑上山那一邊去。 在霍爾的著作《隱藏的維度》(《隠れた次元》,“The Hidden Dimension”)中,他引用瑞士學者赫迪杰(H.Hediger,1908年-1992年)的研究,以與我們人類相關的空間、距離方面的論述為前提,說明不同種類的動物相遇時,如何取距。 據他所述,有些動物具有他命名為「逃走距離」的空間、距離(spacing);在這段距離內,即使敵人迫近,在到一定距離前,該動物不會逃走。 我們與日本羚羊之間,正挾置著這「逃走距離」。就突然與我們相遇的日本羚羊而言,牠在我們侵入所謂的「逃走距離」之前,不會逃跑,而是注視著我們;之後由於我們似乎侵入、逼近了這領域,因此牠拔腿逃走。 當然,「逃走距離」因動物而異。日本羚羊的話,由於人類靠近相當近的距離也不會逃走,或許距離較其他動物短也說不定。也或許,因此牠才會被人們主觀地說是「親近人」之類的。 只是,赫迪杰亦以獅子為例,說明這「逃走距離」一旦被擅自闖入,將搖身一變的例子。這被叫做「臨界距離」的領域,是指獅子做為「逃走距離」所擁有的空間、距離,如被擅自侵入的話,在觸犯到某一狹長的帶狀空間,將轉變為攻擊的境界線。 霍爾更進一步引用克里斯汀(Christian)研究詹姆斯島(James Island)的日本鹿(以下略稱鹿)所發生的大量死亡事件,以這事例為基礎,來說明不只是異種生物間會保持距離,同種生物的生員亦會相互保持適當距離。 所謂的詹姆斯島,乃位於美國馬里蘭州劍橋以西14英哩,横亙在企沙比克灣(Chesapeake Bay)的近海1英哩左右的地方,面積約0.5平方英哩(280英畝)的無人島。這島在1916年時,野放了4、5頭日本鹿,在自然繁衍的狀況下,鹿竟然增加至280~300頭。因此之故,1頭鹿的生存空間比率,約1英畝(約4047平方公尺)的土地。生物學者對這樣的增殖感到驁訝。之所以如此,乃因為300頭左右的鹿需要相當廣的土地,詹姆斯島一般認為未免太過狹窄。 因此,克里斯汀對這數量異常增加的個體數抱有疑問,1955年,開始著手研究。他不僅射殺5頭鹿,詳細調查牠們的身體器官組織,亦紀錄了鹿的體重、胃袋的內容物等等。56、57年一切正常,但到了58年,突然在3個月間,鹿群半數死亡。接著,在隔年,鹿亦陸續死亡,總數降至約80頭左右時,情況才穩定下來。 為何在2年間死了將近190頭鹿呢? 調查所捕抓的鹿,每頭都筋肉發達,亦積蓄了相當的脂肪,因此大量死亡的原因不是饑荒。而死亡的鹿與以前調查過的鹿比較,外觀上亦一模一樣。 唯一僅知的一點不同,是腎上腺的臟器重量,在大量死亡中殘存下的鹿隻,重量都大幅的減輕。腎上腺的功能在調節身體成長、生殖、防御力,是身體的重要器官。然而,腎上腺的大小、重量並不一定,會因應壓力而產生變化。總之,動物如曝露在高壓環境下,腎上腺為了因應緊急事態,會陷入機能亢進的窘境,導致肥大化。 根據克里斯汀的資料分析,所得知的結論是,詹姆斯島的鹿大量死亡,不是因為傳染病,也不是因為饑荒,而是因為壓力引發的腎上腺機能亢進所造成的。那麼,這些鹿又承載了怎樣的壓力呢? 1958年2月是個嚴寒的冬天。寒冷本身便會對鹿群造成壓力,雪上加霜的是,因為嚴寒之故,阻絶詹姆斯島與大陸之間的海水温度非常之冷。如果是往常的話,由於島太過狹窄,為了減緩高密度所帶來的壓力,鹿會游泳渡海到大陸去。總而言之,往來大陸這消解壓力的手段,這時無法進行。 如此,克里斯汀說明,鹿群之間由於完全無法保持正常的距離,造成壓力遽增,腎上腺超過臨界限度,造成大量死亡的結果。 鹿雖然聚成群體生活,但群體間個體與個體門必須保持距離。這種保持距離群聚的動物,叫做非接觸動物。 非接觸動物麇集生息,個體間又彼此保持距離,赫迪杰將這距離稱之為「個體距離」。總之,詹姆斯島上鹿群的大量死亡事例,說明了非接觸動物若無法保有這維持一定距離的「個體距離」,則無法生存下去。 只是,同樣群體生活在一起,海豹便不一樣。像鹿之類的非接觸生物,必須與同伴間保持一定的空間、距離生活;海豹與其不同,爬上海岸後,便彼此身體靠在一起。換句話說,海豹是接觸動物。因此,詹姆斯島上的海豹,沒有發生同樣的不幸事件。 赫迪杰的研究中又提及,與這「個體距離」並存,尚有一名為「社會距離」的空間、距離。 與鹿同樣是非接觸動物的羊、牛、馬等,亦群體維生。牠們之所以聚集成群,是因為若離開群體,便有被捕食者襲擊的危險。如此,自己所隸屬的群體與其他同類的群體之間,所必須保持的距離,便是「社會距離」。 那麼,在下一節中,我們便試著來思考人與人之間空間、距離的處理法吧! 人們的距離 霍爾將屬於動物的人類視為同樣具有社會性的非接觸動物,他套用動物的空間關係,展開他對人們取距的論述。 如同每個女性都會知道的--男性對女性抱有戀情的最初徵候,便是他會靠近她。女性若沒有抱持同樣的感情的話,便會後退表達其意。 不需霍爾指陳,與旁人的距離取法,我們自然而然便能學會,因而總而言之,我們會懂這一回事。總之,即便沒有意識到,我們亦能直覺明白必須與旁人保持一定距離的「潛規矩」、亦即「默契」。而且,我們遵從這規矩生活。之所以如此,原因在於,說不定我們暗中早已明白,如果違反了這規矩,很可能會引起麻煩。 在所有的分類體系的背後,都存在著關於資料的性質及其組織的基本形態之相關理論或假說。空間關係的分類,存在於其背後的假說,是認為包括人類在內的動物,都具有一項特質,即會表現出一般稱之為占地盤的行動。在從事此種行動時,動物驅使著區分彼此空間或距離的感官。這時所選定的特定距離,乃根據相互作用,亦即彼此互相交涉的個體的彼此關係,根據牠們此時感受到什麼、做了什麼來決定。 霍爾指出,一直以來,學界對人類將自己週圍視做個體性延長的空間、距離,都未明確地標舉出,視而不見。因而,他自己將這研究命名為「proxemics」(人際距離學),以考察人類個體的空間關係。 霍爾透過觀察與訪談出身於美國東北沿岸的居民,如同赫迪杰將鳥類、哺乳類的取距分類為逃走距離、臨界距離、個體以及社會距離般,他以親密性、個體性、社交性、公眾性距離帶這樣的四分法,加以說明。 以下我想介紹一下這四種分類的概要。另且,霍爾在這四種分類的下,又各自安置近接相、遠方相做為下位分類,來加以說明。在這裡,我僅止於概括地說明四種分類。另外,霍爾的研究乃以英呎表述,由於我們不習慣英制,因此改標以公尺。 首先介紹公眾距離。約超過3.5公尺的距離,與人的距離超過這以上的話,在這距離下,即使遇到動作敏捷的威脅者,亦能脫逃或防備。但在這距離下,無從得知對方肌膚上的細微狀態。 另外,霍爾提及,在公眾場合,重要人物與大眾之間所取的距離,其週圍會自動保持約9公尺左右的間隔。如此說來,明星、偶像站在舞台上時,與觀眾間會保持這樣的距離,亦能得到解釋。另外,大學中的授課,挾在教桌與學生間的距離,亦可能屬於這公眾距離。 接下來是社會距離,長度為3.5公尺的公眾距離以內,至約1.2公尺以上。距離超過約1.2公尺以上,便無法看清楚對方臉部的細部。另外,不特別刻意,亦無法接觸到對方,甚或連接觸對方的意圖亦無。部屬與上司的距離,在這社會距離內,亦屬較遠端的距離。 因此,上司辦公桌的大小,為了與秘書、訪問者保持相當距離,都製成必要的份量,即使是標準尺寸的辦公桌,幅寬也有2.4~2.7公尺。在這距離下,可以看清對方臉部整體,無須移動視線。如果無法與對方四目交接,那是因為在閃避對方,或是談話不順利。 之所以如此,霍爾表示,社會距離的最大值,可以隔離、阻擋人與人彼此的接觸,只要保持這距離,即使在人面前,繼續工作也不會失禮。所謂的個體距離,乃是赫迪杰用於指稱非接觸性種動物與同種動物間的恆常性間隔距離。這是一種小型防御領域,總之,是保護生物本身與他者隔離的防護罩。如置換在人身上的話,霍爾指出,距離大約在由雙方的一方伸手可以接觸到對方的距離,到雙方伸手手指可以互相碰觸的距離,這距離大約在76公分~1.2公尺的範圍。 這是身體性支配真正意義上的界限,因此,我們若無法擁有雙手得以張開的空間,便無法安心生活。這可說是可以不讓對方覺察到自己的體温、氣息,同時,自己也不用體感身受的距離。 只是,霍爾亦將比起76公分~1.2公尺間、較綽裕的空間窄些,約近至45公分左右的空間、距離,稱為個體距離。在這距離範圍內,可以以自己的手腳碰觸到他人的某處。根據觀察,如果雙方是夫妻關係,即使不是特意地做出愛情表現,通常雙方進入這距離帶也不會有厭惡感,霍爾因而將個體距離延伸至約至45公分的距離。總之,如果是家人間,個人距離可允許縮至45公分的距離。 四分法的最後距離分類,為45公分以下的近距離,亦即所謂的密接距離。 霍爾表示,一侵入這距離,對方的存在便會異常清晰,連氣味、體温、呼吸都可以感受到,成為與他人密切接觸的明確信號。 即使如此,若離15公分以上,雖然無法輕易地碰觸到頭、腿、腰等處,但能用手碰觸、握住對方的手。亦能低聲講話,或竊竊私語。由於這距離可說是非常親密的關係之中所取的距離,因此關係只要沒有到彼此認可的程度,通常不會維持這距離。 感官變得只剩下嗅覺與輻射熱能。而且這兩種感覺會變得敏銳。在最大限的接觸相中,會以筋肉與皮膚進行溝通。有時運用腰、腿、頭部接觸,有時亦以手臂擁抱。 在聽到上述15公分以內的說明,我想有人會想到擁抱嬰兒的母親,有人會聯想到情侶摟抱的模樣。不管如何,這確實是只有在極為親密關係中才能取的距離。然而,霍爾雖然亦述及這是愛撫、安慰、保護的距離,同時亦指出,這密接距離亦是「格鬥」的距離。 例如,粗暴之徒對自己不中意的對象,將自己臉貼近至快碰到對方鼻子的距離,喊道「要幹架嗎!」之類的光景;另外,在職業運動的世界,對判決不滿的選手逼近裁判的光景等等,便是霍爾所說的表示格鬥的距離。總之,這類行為是藉由進入對方的密接距離,進行威嚇乃至於攻擊。 距離的調整…